<i id='9f88j'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9f88j'></fieldset>
      <dl id='9f88j'></dl>

    1. <tr id='9f88j'><strong id='9f88j'></strong><small id='9f88j'></small><button id='9f88j'></button><li id='9f88j'><noscript id='9f88j'><big id='9f88j'></big><dt id='9f88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f88j'><table id='9f88j'><blockquote id='9f88j'><tbody id='9f88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f88j'></u><kbd id='9f88j'><kbd id='9f88j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 id='9f88j'><div id='9f88j'><ins id='9f88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9f88j'><strong id='9f88j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2. <ins id='9f88j'></in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9f88j'></span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f88j'><em id='9f88j'></em><td id='9f88j'><div id='9f88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f88j'><big id='9f88j'><big id='9f88j'></big><legend id='9f88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血色的洋娃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自拍在线观看时播放_国产自拍在线收看_国产自慰直播网站

              剛下完雨,空氣中還是很潮濕,地面上的積水從塵土上滑過,骯臟的水緩慢滴流向瞭下水道。柳美挎著一個新潮的包包,站在街口等著紅路燈。

              “姐姐,能帶我一起過馬路嗎?”弱弱的聲音吸引瞭柳美的註意,柳美轉過頭,是一個小女孩,穿著一身勉強遮住身體的單薄衣裳,眼睛沒有睜開,懷中還抱著一個和她完全不符的新的紅色洋娃娃,有點眼熟。柳美怪異地看著女孩,用手在女孩眼前揮瞭揮,說:“你怎麼不睜眼呢?”“睜眼?睜開眼也沒有用,我、我看不見……”女孩摟緊瞭懷中的洋娃娃。“這樣啊……”柳美抬頭看瞭看紅路燈,有些不情願地牽起瞭女孩的手,“走吧。”小女孩安靜地抱著洋娃娃,安靜地走過瞭馬路,柳美趕緊松開瞭手,從包裡拿出一張紙巾,使勁兒地擦瞭擦手,正準備走,卻被小女孩叫住瞭:“姐姐……”“又怎麼瞭?”柳美不耐煩地回頭,小女孩低著頭,摟著洋娃娃的手更緊瞭:“你很討厭我嗎?”聽到這話,柳美愣瞭愣,下意識地說:“我是討……”還沒有說完話,柳美就忽然住瞭嘴,“姐姐,送給你。”小女孩摸索地把洋娃娃遞瞭過來,揚起一個純真的笑臉,“謝謝你。”柳美愣住瞭,接過瞭洋娃娃,低頭看瞭看,和平常的洋娃娃沒有太大區別,除瞭穿的裙子太過於鮮艷之外……“姐姐玩不瞭這個娃……”柳美再抬起頭來時,小女孩卻已經走瞭。柳美拿著娃娃,丟也不是拿也不是,算瞭,拿著就拿著吧,柳美不在意地把它放進瞭包包裡。

              臨近傍晚的時候又下瞭一場雨,柳美擔心自己回不去,打瞭一個電話叫人來接她,電話那頭那個難聽嘶啞的聲音說:“哎呀,小美,我在開會啊,要不我讓司機來接你吧?”柳美心中一片冰冷,冷冷地說:“不用瞭!陳東!你開你的會去吧!”說著,毫不猶豫地掛斷瞭電話。陳東是她現任男友,三四十歲的一個男人,既禿頂又肥胖,要不是看在他的財富在本市還是排的上名號的,她柳美這個美人兒才不會答應做他女朋友呢。

              下班的時間到瞭,雨勢還是一點沒有減小,柳美嘆著氣,看來要頂著雨回去瞭,算瞭算瞭,頂著雨就頂著雨,反正也不遠。想著,柳美就一頭沖進瞭雨簾。“真煩,怎麼這麼大的雨……”柳美抱怨地用毛巾擦著被雨打濕的頭發,又索性煩躁地把它扔到瞭一旁,“算瞭,洗個澡……”說著,柳美把包包扔在瞭一旁的沙發上,走進瞭浴室。隱隱約約地,沙發上的包,似乎動瞭動……

              躺在床上,柳美很快就睡著瞭。昏昏沉沉中,耳旁傳來瞭一種金屬摩擦地面的聲音,越來越近,越來越近……柳美忽然睜開瞭眼睛,一頭冷汗,死死地盯著天花板,柳美仔細地聽著周圍的聲音,很正常,沒有什麼異樣。在做夢吧……柳美自嘲地笑瞭笑,又閉上瞭眼睛。隨即,摩擦聲又一次響起,夾雜著緩慢的腳步聲,一下一下,敲在瞭柳美的心上。柳美驚恐地睜開眼睛,那種聲音卻又一次消失。是幻覺嗎?柳美覺得心口悶悶的,不敢再閉上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不一會,摩擦聲和腳步聲一起響起,不算太大的屋子裡還回旋著若隱若無的小孩子的笑聲。柳美驚恐地把自己塞進瞭被窩裡,全身顫抖地聽著那聲音越來越近,越來越近,最後在柳美床邊停下,柳美顫抖著,半天不敢露出頭。過瞭很久,柳美一下子從被窩裡伸出一隻手,迅速打開瞭床邊的臺燈。又過瞭一會兒,柳美顫抖著伸出頭,遲疑著,終於看向瞭床下。“啊!!!!”柳美尖叫著縮在瞭床角,緊緊地閉上瞭眼睛。床下,一灘鮮紅的血泊中躺著一個血紅的洋娃娃!洋娃娃的胸口還插著一把閃著寒光的剪刀!

              柳美捂著頭,尖叫著向後縮著!縮著!忽然,那個洋娃娃動瞭動,抬起瞭棉佈做的手,握住瞭那把剪刀,使勁地拔著!拔著!柳美沖下床,瘋狂地壓著門把手,門把手卻紋絲不動!小孩子的笑聲越來越大,地上的洋娃娃終於把插在自己胸口的剪刀拔瞭下來!瞬間,鮮血像噴泉一樣噴瞭出來!洋娃娃握著剪刀,站瞭起來,無神地看著柳美。柳美尖叫著,蹲在墻角,雙手緊緊地捂著頭。洋娃娃忽然笑瞭,笑瞭一會兒,又忽然哭瞭,它殷紅的嘴唇輕輕地動著,像是在說著什麼。“媽媽……媽媽……”柳美怔瞭,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個洋娃娃。它在叫自己媽媽???“媽媽……你為什麼不要我瞭……你很討厭我嗎……”洋娃娃哭著,忽然又笑瞭,握著剪刀,一步一步地靠近柳美,剪刀摩擦著地面,洋娃娃緩慢地走向瞭柳美,周圍又旋起瞭笑聲。

              柳美尖叫著,使勁想後退,卻又絕望地發現已經沒有瞭退路!!“媽媽……你為什麼不要我瞭……你很討厭我嗎……”洋娃娃念著,表情猙獰地說,“你很討厭我嗎?!”恍惚之中,柳美忽然想起瞭什麼……

              三個月前,她的前任男友破產瞭,已經懷孕五個月的柳美毫不猶豫地離開瞭他,並且決絕地準備打掉肚子裡的孩子,無論柳美的前任男友怎樣哀求,柳美最終被推進瞭手術室,孩子被打掉瞭,那個裝著她的親生骨肉的盆子裡,掉落瞭一把醫生的剪刀,她本來是買給孩子的一個白色的洋娃娃,莫名其妙地出現在瞭那個盆子裡,被染得血紅……柳美絕望地看著洋娃娃走近瞭,一把剪刀,被它舉在瞭空中……

              次日,柳美的屍體在她自己的別墅被發現,地上有一灘血泊,她躺在血泊中,胸口插著一把剪刀……

              在那一個夜晚,別墅裡忽然傳出瞭一個女人和小孩子嬉戲的笑聲……回蕩著……許久不散……